关注微信公众号

ABUIABACGAAg1afWxwUok4GOPDDYAjjYAg

Foundry Photogrphy

(武汉随记)之十一、十二

2
发表时间:2020-04-24 10:46作者:刘宇来源:中国工业摄影协会

奇遇记

作者:中国工业摄影协会副主席刘宇


我在拍照片时,头脑中经常会有一些设想。比如你希望一只飞鸟出现在你的画面里,也许它就真的出现了。当然,不能凭空想象,得先看到了鸟在附近盘旋,总不能期待闯进画面的是一只老虎。多数时候,想象的画面并不会出现。但如果没有预判,你一定拍不到那只鸟。所以说,虽然摄影看到才能拍到,其实更多的时候是想到才能看到。
有些事情,就是再丰富的想象力,你能想得到开头,也猜不到结尾,但就是发生了。有人说,摄影如奇遇,那是因为生活永远比想象得更神奇。
如果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画面,我会先拍下来,期待下次更好。通常只要有可能,我会再去。小东门立交桥我就先后去了三次,是因为那个桥上立着“黄鹤楼”,特别有符号性。

微信图片_20200424104634.jpg

但置身桥上,是拍不全桥的。我发现有一座铁路桥高过立交桥,是个理想的拍摄位置,但怎么上去呢?有时事情就是这么巧,我在拍照片时,余光扫见铁路桥上确实有个人经过。我从立交桥下来,沿着铁道的走向转悠,一个土坡上似乎有攀爬的痕迹。我爬上去果然可以穿过铁丝网的破洞,走到铁路上。

微信图片_20200424104642.jpg

这是一条废弃的铁路,路基高出地面一二十米,沿路而行,正好可以俯视铁路两边的社区。我的好几张还算过得去的照片都是在这条铁路上拍的。昨天,李舸看了我发在公号的文图,说你这些照片在哪淘儿的?我挖地三尺也要找到。我答:打死我也不说,哈哈哈。

微信图片_20200424104804.jpg


那天正沿铁轨溜达,天下起了雨,一个撑伞的黑衣人手里提着一袋食品,远远走过来。当我们在铁轨上错身时,他开口了:“你是记者吗?”

我把中央指导组宣传组发的新闻采访证亮给他。他看了看说:“你这个证不会是假的吧?你是不是外国记者?”

我答:“有中国话说这么好的外国记者吗?”他也笑了。

我问:“你住在附近吗?铁路两边都是封闭的,好像进不了小区。”

“一句两句和你说不清”。他说完就走了。

微信图片_20200424104929.jpg


我本以为,与他的交集到此为止。没想到,半个小时后,我看到几十米外,有个一面已经坍塌的道房,一个人正在旁边的铁轨中间升火做饭。慢慢走近,那人也发现了我,提着锅向我走来,原来还是前面遇到的黑衣人。

我说:“你怎么住在这里?“

接下来的回答,让我汗毛竖了起来:“我是从牢里出来的。“说着,从兜里掏出一个小夹子,抽出一张纸。“你要不要看看我的刑满释放证?”

我忙说:“不看了,不看了”。就逃离了那里。


几天后,我的强迫症又犯了。给第四批陕西援鄂医疗队拍完肖像,天色已暗,我想起那个从牢里出来的男人。我本不想打扰他的生活,也不希望他的清晰形象暴露在公众面前。理想的画面是:暮色四合,只有一点点光亮从道房透出来……

我再次走上那条铁轨,四周黑黢黢的,死一般寂静,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和踩在枕木上的脚步声。大概走了一公里,再次看到道房,我放轻脚步,接近目标。


想象中的画面并没有出现,从道房敞开的一面望过去,似乎没有人在里面,也许已经搬走了吧。正打算离开,就听到远处传来说话的声音,我立马坐在距离路基十米左右的石堆上,用冲锋衣裹住两个相机,背对着铁轨,一动不动。声音越来越近,能听出是两个人。他们在道房边停下来,继续说着什么,在静夜里显得声音很大,但我一句也听不懂。


似乎并没有被发现,我松了口气,起身猫腰,放轻脚步,在烂石堆走了几十米。前面就是铁丝网,我不得不回到铁轨上,快步往回走。要命的是,我感觉远处有个黑影也跟过来,我不敢回头看,心想是不是错觉啊。本来一个枕木一步,并成两个枕木一步。但那个黑影也似乎加快了脚步,越来越近。我确认,真不是错觉。就在我想跑起来时,后面响起一个声音:“前面的停一下!”

微信图片_20200424105038.jpg

我脑袋嗡地一下,心想完了!真是冲我来的。事已至此,也只得停下来,转过身发现,跟上来的并不是“牢里出来的”那个人,不过看起来更加凶悍,能闻到身上有点酒气。他点起一支烟,打量着我的相机。我赶忙解释,只是在附近转转,一张也没有拍你们。我给他看相机回放,那天确实一张照片也没拍。


他却并不在意,接下来的话,再次出乎意料:“我想和你反映点事,能不能采访我?”我点头如捣蒜:行!行!行!


他让我跟着他去住处看看。到这时,我才彻底放下心,我们边走边聊,他说话颠三倒四,再加上一口湖北话,我只听出他姓李,住在铁道下面,黑衣人坐了5年牢,释放后赶上疫情,没地方去了。他就经常带点东西上来接济。今天,黑衣人要到他住的地方,警察说什么也不让进。


快走到他住处的时候,见到了正在值守的警察,老李拉着我找警察理论。警察对老李的情况很清楚。他原来在武汉打零工,住在这边一个空置的洗车房里。平时,警察会给他送一些口罩和盒饭。不知道怎么遇到了那个刑满释放人员。今天,老李想让黑衣人搬过来一起住。警察考虑到两个人挤在一起很不安全,就劝阻了。今天他和所里反映了这个情况,所里来人已经处理过,那黑衣人家在洪山区,警察可以把他送回去,愿意接受救助,也可以帮忙安置。

微信图片_20200424105042.jpg


警察和老李说,你安安心心地把自己照顾好就行了,其它的事交给我们来处理。老李的酒似乎也醒了几分,不停冲警察作揖。

至此,一场虚惊算是有了个还算完满的结局。


(2020年3月14日)


深海月光

作者:中国工业摄影协会副主席刘宇


前两天,我在公号发了一篇《奇遇记》,就有朋友留言问,有没有“之二”。好吧,那就换个文艺一点的题目,要不显得我读书少。

其实,在武汉你和每个人聊,谁没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故事呢?既然是奇遇,自然是不常遇到的事,下面说到的几个人分别都在不同的地方偶遇了几次,真的是那种不期而遇,在大武汉你说这种概率有多高?也可称奇了。

见到他是十几天前的傍晚,我正和陈黎明在长江大桥上拍照。桥上人车稀少,偶尔经过的路人也是行色匆匆。就见一个骑着共享单车的年轻人,把车扔在地上,用手机拍沿江两岸的景色。他是那天我们遇到的唯一有闲心停下来看景的人。他个子不高,头发挺长,又戴着口罩,我甚至没有看清是男孩还是女孩。

微信图片_20200424105256.jpg


我转了一圈打算回去,远远看到黎明和那个年轻人在大桥另一侧聊上了,直到走近,我才看清年轻人口罩边露出的连鬓胡子,他说已经40多天没刮了。本想过来招呼黎明走人,听着他轻声细语的讲述,感觉是一个挺有故事的人。

他以前在武汉上学,现在生活在青岛。封城前到武汉办事,就滞留在这里了。其实他本可以离开武汉,但他选择了留下来。

我问:“你对当时的决定有没有后悔?”

“不后悔,现在不也好好的嘛。如果当时回去了,车上车下人来人往,感染的几率相较而言反而会更大一些,留下来家人也会更安全。”

他现在住在一个快捷酒店里。本来想做志愿者,至于为什么没有做成,他并不愿详说。黎明问他,疫情结束后,最想做的事情。他说,想换一身衣服。我们这才发现,他身上的短大衣已经被消毒液喷花了。

感觉他与我们聊天时若有所思,有意和外界之间隔着一层。他说,你们需要了解什么情况,我都可以提供,但不要把我的照片登出来。

微信图片_20200424105347.jpg

分别时,他主动加了我的微信。回去翻看他的朋友圈,发现他乐衷于山水,喜欢写诗,喜欢拍照,喜欢听歌。

他记下了封城当天的心路历程:“1月23号封城当天,气氛陡然紧张起来,一瞬间街头就没人了,只有零星两家商店在甩卖商品,但没有人。回到宾馆的路上,只有一位老人,坐在石头上,整个司门口都静悄悄,连针掉地上都听得到。我走过去问他,大爷外面很危险,您不回去吗?他说回去,但支支吾吾、欲言又止的,我就把身上的现金都掏给他了,他起身就要握我的手。我说大爷您一定要平安,他眼泪就要流出来的时候,我说了句珍重,就走了。其实那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扛过此劫,因为从车站回来前,看到那些争相出城的人,很多人慌慌张张、眼睛通红,有的在流眼泪。当时传言最坏的结果,是放弃武汉这座城市。”

微信图片_20200424105352.jpg


这是一个内心丰富,敏感细腻,但是纯净善良的男孩,他沉默地游走在武汉的各个角落,记下一段话,写下一句诗,拍下一张照片或一段视频,他用这样的方式和自己对话。

在一个流浪汉卷曲在路边座椅上睡觉的照片后,他留言:“放了一瓶牛奶,一个鸡翅根,在他睡椅下,希望他醒来的时候能看到。”

微信图片_20200424105548.jpg

在初开的桃花照片下,他写到:“花开了,给花敬了杯酒。愿疫情早点过去,满城春暖花开,迎着阳光仰躺在花丛下,看飞鸟飞过枝头,蜜蜂采着花蜜。”

微信图片_20200424105557.jpg


2月23日,武汉封城的整整一个月,他来到长江边,留下“浩瀚长江、孤影相伴的感叹,配的音乐是香港的经典老歌:人生于世上有几个知己,多少友谊能长久。

我想写写他的故事,但他在微信里留言:“记者大人,您和您的同事,不要发我任何照片吧,只当聊天不当采访哈。”我答应了,相信错过这个,还有下一个故事等着我。这样我就把这件事放下了。

没想到几天后,我在洪山体育馆拍完最后一个方舱医院封舱,到停车场开车时,在路口又看见了那件被消毒液喷花的短大衣,没错,是他。他骑在自行车上,一脚撑地在查手机地图。我过去打招呼,他告我,听说毛主席故居有限开放了,想去看看。我对这个信息表示怀疑,他还是坚持想去碰碰运气。我看到他说话的时候,不时往上拉着口罩,原来戴得次数多了,带子已经松了。我就说,等我得空的时候,给他送点口罩,顺便带些食品。


从方舱医院出来,我看天色还早,就又开车来到汉口吉庆街。每次路过街头“大排档”雕塑群时,我都会下来转转。多数时候空无一人,而那天看见两个身穿防护服的志愿者在休息。我上去和他们聊起来。男孩姓侯,山东人,因公司业务到武汉出差,也滞留在这里了,就选择做了志愿者。他和本地志愿者小彭刚刚为老人买完两大袋食品。

微信图片_20200424105738.jpg

小侯阳光开朗,乐观健谈。他们公司是做后厨管理的,前一天还在营业,22号接到要停业的电话。他本来买了初三的票,22日当天也是可以走的,但担心路上交叉感染,就选择了留下。

他说:“武汉开始封城的时候,没有像现在这样封闭社区。2月8日,我跑到30多公里外的蔡甸区的一个物流园做了志愿者。干了20天,听说那个物流园要被军队接管。而汉口这边的朋友说小区已经封了,我就骑个自行车想回来,一路上遇到七、八个检查点,查工作证明,我又回去开了证明。回来后在家躺了两天,就找到社区书记问有什么事情可以做,就这样做了社区志愿者。给我安排的是晚上8点到12点值班,但一般白天都在社区呆着,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喊我一声就行了。每天的工作就是看门、消毒,看到隔离设施坏了,反映一下。所在的球新社区老人比较多,为他们帮帮忙,跑跑腿。比如买药、送菜、送水果之类的。有的老人特别想吃饺子,我们就想办法买到。”


我和他提起前面遇到的男孩想做志愿者的事,小侯很爽快地说,您让他加我微信吧,我们公司这里有宿舍,他可以搬过来住。

我拍摄的陕西第四批援鄂医疗队驻地离小侯工作的社区不远,再过来的时候,给小侯他们带了一些防护服。他们每天接触的人多,防护服都是穿几天才能换一次。
又过了几天,我在街上瞎逛,就听有人叫我:“叔!”,一看小侯和小彭骑着电动车,依然驮着一大包东西。小侯说:“刚给老人买的包子,还热着,您吃一个吧。”

一个月没吃过带馅的东西了,我说:“你告我卖包子的地方,我自己去买。”
小侯说:“叔,您什么时候过来,我提前给您买好。”
后来,小侯和我在大桥上遇到的男孩也联系上了,后来我才知道男孩姓马。小马说:“刘叔:武汉好像要不了多久就解封了,回北京前,提前说一声哈,我和侯哥送送您,这段时间有什么需要的地方,我马上就到。”

我没有再提想写他的事,但他经常会给我发些他写的文字和影像。他说,刘叔,我开始不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您想写就写吧。

前几天听说在我们宾馆住着的一位司机感染了。昨天上午安排我们外地来武汉的摄影师做CT检测,大家都正常。我们给4万余名医疗队拍肖像的工作已经基本完成,估计也快回北京了。

微信图片_20200424105743.jpg


昨天下午没什么事,我带了点吃的,开车去接小马。听说沃尔玛开了,就想先带他买件衣服,天气转暖,他穿了50多天的棉衣也该换了。但是沃尔玛需要志愿者集中采购的证明才可进,我们就一起来到与小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小侯和小彭带了三大袋包子,我们谈天说地,真是来武汉以后最放松的一刻了。刚聊到前几天在附近唱歌的老朱,就听到背后有人说:“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刘哥!”

我回头一看,说老朱,老朱就到了。那天听老朱唱完歌,我把医疗队刚送给我的一箱方便面给他了。

好像冥冥中有人安排一样,在武汉萍水相逢的几个人,几个好人,就这么凑齐了。在大家的鼓动下,老朱拿出随身携带的话筒和迷你音响,唱了《让我欢喜让我忧》。

微信图片_20200424105935.jpg

原本素不相识,信任和良善让我们认识了,走近了。他们中有的人自己也处在暂时的困顿之中,但他们用心温暖了比自己更困难的人,在灾难面前展现出人性中最可贵的一面。

有所想就会有所见,我们看到的,只是我们想看到的样子。你相信什么,就能看到什么。当你试着用美好的心去打量世界,世界也会变得好看一些。

这时候华灯初上,街上空无一人。淡云遮月,但难掩其光。我想起,小马在我的图文后引用的台湾绘本作家几米的话:“我们在冰封的深海寻找希望的缺口,却在午夜惊醒时,蓦然瞥见绝美的月光。”

微信图片_20200424110341.jpg



(2020年3月17日)



关于我们

摄影分会于2014年4月成立。同时为中国铸造协会、中国工业摄影协会的分支机构

摄影分会的成立旨在积极组织举办各类行业摄影展览、论坛和培训,开展摄影理论研究、摄影评论和国际民间交流等活动,为铸造行业摄影爱好者、工业摄影人提供一个展示摄影佳作的舞台、搭建一个相互交流经验平台、提供一个艺术上升的空间。

  欢迎铸造行业摄影爱好者及开展企业文化创意活动突出的企业团队加盟到全国铸造行业摄影组织中来!
关注我们

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号机械科学研究总院14层南侧


微信群:铸造光影联盟   

QQ群:中国铸造协会摄影分会   

微信公众号:zzxsyfh